• 自動秒收錄
                    • 軟件:1973
                    • 資訊:57811|
                    • 收錄網站:279872|

                    IT精英團

                    魯政委訪談:把握綠色金融發展節奏

                    魯政委訪談:把握綠色金融發展節奏

                    瀏覽次數:
                    評論次數:
                    編輯: 開心
                    信息來源: 金融虎
                    更新日期: 2022-08-15 12:39:01
                    摘要

                    如果推進過快,即便是綠色項目,可能也會導致風險大幅上升;而如果過慢,又可能會持續身處“高碳”之中,陷入“擱淺”狀態

                    • 正文開始
                    • 相關閱讀
                    • 推薦作品

                    挑選

                    如果推得太快,即使是綠色項目也可能導致風險劇增;如果太慢,可能會繼續“高碳”,陷入“擱淺”狀態。

                    文|張實習生鐵偉

                    編輯|張巍袁滿“‘綠色’和‘非綠色’的劃分實際上是0和1的概念。如果綠色金融是0,那么轉型金融就是從0到1的部分?!碧峒叭绾螌崿F“雙碳”目標,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正偉在接受《財經》記者專訪時強調,僅靠“綠化”難以實現上述目標,需要推動金融轉型發展。

                    近年來,我國綠色金融發展迅速,無論是制度建設還是市場發展都初見成效。隨著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目標的提出,掀起了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和社會體制改革。

                    可見,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的實現需要大量的改造和轉化資金。對此,有學者提出,僅靠綠色金融是遠遠不夠的。鋼鐵等部分行業面臨巨大的轉型投資需求,但不符合綠色金融標準。

                    “‘青’字在傳統用法中過于純粹,但純粹的東西很少,甚至連一些雜質都無法納入。這會導致很多種類的融資都無法納入‘綠色’的局面。正因如此,我們可以看到綠色融資每年都在快速增長,但到目前為止發展規模并不大?!濒斦J為,對于那些嚴格意義上不“綠色”、正在從高碳排放向低碳排放轉變、融資需求巨大的領域,應該積極幫助其解決問題,這屬于“轉型金融”的范疇。

                    值得注意的是,監管層也已經注意到了轉型金融的重要性,并采取了措施。7月30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在“2022青島中國財富論壇”上透露,央行已加緊研究制定轉型的金融標準。目前,中國已經初步明確了過渡金融的基本原則。

                    同時,推動綠色金融發展,把握好節奏至關重要?!叭绻七M過快,即使是綠色項目也可能導致風險大幅增加;一旦太慢,就會繼續‘高碳’,陷入‘擱淺’狀態?!濒斦f。

                    毫無疑問,一方面,“雙碳”的目標是一個漸進的、持續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另一方面,也應該看到“雙碳”目標對中國產業結構的全方位影響。其中,為促進節能減排和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碳交易將發揮巨大的市場作用。

                    對于未來中國碳市場的碳價是否會與國際碳市場接軌,魯政委對《財經》記者表示,接軌不是必然的。在“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下,“用碳稅差別定價在全球范圍內連接碳市場”可能是一個更好的方式。

                    以下是記者《財經》與魯政委的對話(節選):

                    單靠綠色無法實現“雙碳”的目標

                    《財經》:要實現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的目標,僅僅依靠綠色金融是遠遠不夠的。鋼鐵等部分行業面臨巨大的轉型投資需求,但不符合綠色金融標準。為此,有學者建議發展過渡金融。如何理解轉型金融?它和綠色金融是什么關系?

                    魯政委:首先需要明確一些基本概念。嚴格來說,綠色金融是指對環境和社會沒有副作用或有害影響的金融支持。如果放在“雙碳”目標下,對應的是幾乎不排放溫室氣體的部分,至少不會直接排放。

                    20年前,綠色金融的概念最早出現在中國。直到2019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綠色產業指導目錄(2019年版)》(以下簡稱《目錄》)。此后,所有標準都以《目錄》為基礎。但需要注意的是,《目錄》只涵蓋了龐大的國民經濟中非常小的一部分。正因如此,國內綠色融資規模只有18萬億元左右。相比較而言,各類金融資產已經達到300多萬億元。數據懸殊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不成比例的發展。

                    這并不是大家都不積極推動和發展,主要是“綠色”口徑太窄?!熬G”這個詞在傳統用法中太純粹了,可以說是一種很純粹的狀態。而純的東西很少,一點雜質都入不了,就會導致很多種類的融資都入不了“綠”的局面。正因為如此,我們可以看到綠色融資每年都在快速增長,但到目前為止規模并不大。

                    進一步說,只靠“綠色”就能達到“雙碳”的目標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綠”和“非綠”的劃分其實是0和1的概念,0和1之間有一個光譜,所以從“最綠”到逐漸“非綠”,只是“綠”的程度不同。據此,就“雙碳”目標而言,顯然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不可能一步到位。所以,如果我們先把高污染降低到中等污染,再降低到低污染,最后消除一些殘留的污染,那么我們走的每一步其實都是進步。

                    由此可見,對于那些還在排放碳的企業來說,雖然不能稱之為“綠色”,但仍然有大量的融資需求,甚至可能是最大的一筆。為什么這么說?從人類鉆木取火,到前兩次工業革命,都是基于化石能源。所以追根溯源,整個經濟發展的很多方面都在使用化石能源,排碳。

                    這些并非嚴格意義上的“綠色”企業,正在從高碳排放向低碳排放轉變,有著巨大的融資需求,應該積極幫助他們解決問題。這部分可以稱為“轉型金融”。如果綠色金融是0,那么轉型金融就是從0到1的部分??偟膩碚f,只有將過渡金融與綠色金融有效結合,才能最終實現“雙碳”的目標。

                    103010:近年來,監管層逐漸重視發展轉型金融的重要性,并采取了具體措施。在此背景下,國內金融機構發展轉型金融的整體進展如何?

                    魯政委:目前是綠色金融,有明確的統計口徑和評價體系。每個人都應該遵循綠色發展的理念。

                    開展相關業務,如果某件事有利于“雙碳”目標的實現,雖然不在綠色口徑中,但如果有資金,肯定也會去做。不過,如果兩個項目,其中一個項目可以納入綠色統計口徑,那肯定會優先做“綠的”;另一個符合轉型的要求,雖然也會去做,但由于沒有具體的統計口徑,所以在一些具體的數據、指標上體現不出來。


                    商業銀行的挑戰與風險應對

                    《財經》:在推進綠色金融發展過程中,商業銀行將扮演重要的角色。另一方面,銀行又可能會面臨怎樣的挑戰?

                    魯政委:商業銀行面臨的挑戰主要來自以下三方面:

                    第一個挑戰在于如何把握好節奏。如果發展太快,即便是綠色項目,那風險也會大幅上升。不夸張地說,人類邁向“碳中和”實際是一次脫胎換骨的變化,前兩次巨大變化(工業革命)是建立在化石能源的基礎上,現在則是要改變這種發展方式;另一方面,現存的“綠色”技術并沒有完全準備好,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有的比較成熟,有的則還處于實驗階段等,即便是相對成熟的技術,也依然不夠完備,比如電動車就存在“里程焦慮”,主因便是充電還未像加油一般方便。

                    當然,發展節奏也不能太慢,一旦過慢,就會持續身處“高碳”之中,當別人已在逐步地減碳,你可能就會陷入“擱淺”的狀態。所以,把握好節奏至關重要。

                    第二個挑戰是對于各方專業能力的挑戰。就銀行而言,過去做業務只需抵押即可,并不關心客戶運用何種技術或工藝。但現在如果還是這個邏輯,就會存在問題,因為無論是發改委的《目錄》還是其他一些政策、標準等,都涉及很多新內容,比如一些與低碳相關的技術,銀行內部人士可能都看不懂,又何談知道怎么做。所以,這個過程面臨著很復雜的問題,即能力建設與人員變革的要求。這也意味著,未來在吸納人才時,不能僅從財經相關專業招人,還得涉及物理、化學、生物等自然學科的人員。

                    第三個挑戰在于,無論是綠色技術還是低碳技術,很多人會說要做個圖譜,相當于如果造一輛車,這輛車有多少個零件,每個零件都由哪些生產商生產,似乎這就叫圖譜,但其實這是一個誤區,一定要避免。我們需要更準確地理解“綠色”和“碳中和”,它是一種理念,應貫穿到業務的所有方面,而不只是有一些專屬產品,或者聚焦于某幾個行業、某幾個公益環節才稱之為綠色,其他的都不是綠色。

                    簡而言之,因為一些技術相對較成熟,很快便能商業化,所以規模也相應較大,但這并不意味著將來只有這些領域是“綠”的,而其他領域因為不是“綠”的,就不去開展相關業務。

                    《財經》:在推動綠色金融、轉型金融發展過程中,受現實因素制約,部分中小金融機構在資金、人才等方面投入相對有限,這些機構應如何發展?另一方面,你也曾提到銀行在開展部分項目時遇到的環境、社會等風險,中小銀行需如何應對?

                    魯政委:中小金融機構不一定就做不好,只是它需要有這個發展理念,有決心去做。在浙江省湖州市等地,很多小型金融機構也做得不錯。

                    所謂的社會、環境風險,舉個國內的典型案例,西南某省要修建一個水庫,而當地有某類稀有的動物物種,按照當時監管部門規定,其并非國家保護動物,項目正常推進。但當這個項目開工到一半,新的法規發布,將上述動物列為國家保護物種。在這種情況下,項目就無法繼續推進。反映到銀行業務層面,這個項目可能就會形成不良貸款。

                    對于這種情況,有沒有解決的辦法?湖州的一些做法值得參考,通過建立綠色項目庫,只要這個項目在庫中,就可以保證它是“綠”的,至于是否能保證這筆貸款一定不會出現不良,這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至少先從標準上保證項目本身是“綠”的。在湖州的做法之外,未來是否可以探索開發綠色認證的相關軟件,把項目資料、參數等輸入該軟件,然后按照一定的標準判定項目是否是“綠”的,機構再根據結果決定是否開展相關業務。將這兩種方式有效結合起來,我想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上述問題。

                    回到中小金融機構本身,無論是做綠色金融還是轉型金融,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中小金融機構如果想做,首先就要建立起一整套的管理和組織架構,即從董事會到風控部門、業務執行部門等,相應的組織架構、業務規范要建立起來。

                    其次,尊重業務規范的同時,更要重新出發,尊重常識。比如一個工廠修建的地址對當地環境、社區有沒有影響?這其實是依靠常識便能判斷的問題,如果判斷影響不好,卻還要繼續推進工廠建立,這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金融機構需要建立起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的發展理念,“一心向綠”,發自內心想做這件事,而不只是為了搞“面子工程”,形式上先做幾件事,后續則唯利是從。


                    中國碳價會否與國際接軌?

                    《財經》: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已于2021年7月16日正式啟動上線交易,總體來看,目前碳價格偏低。與此同時,市場上一種普遍觀點認為,中國碳市場碳價未來將與國際碳市場碳價實現接軌。你如何看待此觀點?

                    魯政委:在我與錢立華、方琦的最新著書《碳中和與綠色金融創新》中,也就此問題展開了深入探討。我們認為,中國碳市場碳價未來與國際碳市場碳價接軌并非必然。

                    首先,目前全球碳市場連接面臨挑戰,而在尚未實現連接的情況下,國際碳市場碳價難以實現接軌。要實現全球碳市場的連接,需要各地政府對其碳市場的設計要素進行調整,共享對碳市場的管理機制,這可能意味著放棄一部分管轄權。

                    此外,本國或本地區的企業在碳市場連接后購買其他地區的碳配額,意味著將為這些來自外部地區的減排行動提供資金支持,而非在本地實現減排。因此,目前全球碳市場的連接面臨著較大挑戰。而在未實現連接的情況下,各個國家或地區的碳市場碳價仍然主要取決于當地碳市場的自身制度設計與市場供需情況,國際碳市場碳價難以實現接軌。

                    事實上,從目前全球已有的碳市場實際運行情況來看也是如此,自2005年全球首個碳市場EU-ETS啟動運行至2021年1月31日以來,全球共有24個運行中的碳市場,全球碳市場連接尚未取得實質性進展,而從主要碳市場碳價的歷史走勢來看,也未實現接軌。

                    其次,即使中國碳市場實現了與國際碳市場的連接,碳市場的碳價也未必能夠實現與國際接軌,這還要取決于與其他碳定價機制的協同。目前全球主要的碳定價機制包括碳市場和碳稅,當碳市場與碳稅制度并存時,碳配額價格和碳稅共同構成了實際的碳價格(碳排放成本),此時即使全球碳市場實現了連接,碳市場的配額價格也未必能夠實現接軌,還要取決于各個地區碳稅制度的安排,最終實現的是碳排放成本的趨同。

                    總體而言,在“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下,“碳稅+差別定價的全球連接碳市場”或許是一種更好的方式。

                    一方面,發展中國家碳市場碳價低于發達國家符合不同發展階段的需求,而對出口企業補征碳稅則可以確保各國企業在國際貿易中面臨相同的減排成本,保證國際貿易中的公平競爭,同時碳稅收入也可以用于發展中國家自身的低碳減排;另一方面,差別定價的全球連接碳市場可以吸引發達國家企業在發展中國家碳市場中購買價格相對較低的碳配額進行履約,這也為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的低碳發展提供了一種資金支持渠道,以更好地執行“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

                    《財經》:在全國碳市場現有制度安排下,中國碳配額價格未來走勢如何?

                    魯政委:這主要取決于未來全國碳市場的供需變化。從全國碳市場的總供給,即配額總量設定來看,主要取決于生態環境部確定的碳排放基準值,基準值越高,配額總量越大。

                    綜合來看,在當前的制度安排下,全國碳市場交易主體基本都為配額需求方,持有的配額將會主要以履約為目的,市場活躍度或將面臨挑戰,但需求也并非沒有上限,短期內預計碳價將維持穩定。長期來看,全國碳市場的碳價走勢仍然受到經濟增長、技術進步、碳市場制度變化等多種因素的影響,預計碳價會長期處于波動狀態。


                    建議碳市場放松金融機構準入

                    《財經》:據你觀察,商業銀行在推動碳金融市場發展過程中,主要存在哪些問題和挑戰?如何解決?

                    魯政委:問題與挑戰主要集中在以下幾方面:第一,碳交易市場規模和成熟度有限,商業銀行參與碳市場的基礎不足。第二,相關管理部門對碳金融市場的認知理念有待提升,商業銀行尚未獲得許可。第三,商業銀行無法直接參與碳市場交易,限制了碳金融業務的發展。 

                    若要進一步推動碳金融市場發展,需從如下三方面做出努力:

                    第一,加快健全碳金融法律法規,完善配額分配方式,穩定市場預期。首先,推進碳金融市場相關立法建設,規范碳金融產品發展,并保持政策的延續性。其次,碳金融創新需要明確的碳排放配額總量控制目標及相應的動態調控機制,這是碳現貨市場交易長期平穩有效運行的重要條件。再者,以發電行業為切入口,逐步擴大行業覆蓋范圍,并盡快將機制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體系中,為金融機構開展碳金融業務提供廣泛的行業基礎。

                    第二,相關管理部門應提升對碳金融市場的認知理念,多方協作,推動碳金融市場的發展。一方面,相關監管機構可加強相關人才隊伍建設,提高對碳金融市場業務的審批和監管能力。另一方面,循序漸進地開展碳期貨交易,為碳金融市場的發展與創新提供合適的外部環境。這就需要多方協作,協同監管,使碳金融市場的發展規范化、低風險化。

                    第三,適當放松機構準入,鼓勵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參與碳市場。金融機構參與碳市場,尤其是參與碳金融衍生品市場的交易,不僅可以為碳金融市場帶來巨大的流動性,強化價格發現功能、平抑價格波動,更重要的是能夠促進金融機構開發涉碳融資等創新性的金融衍生品,有助于碳金融體系的深化和多元化發展。因此,建議碳市場放松金融機構準入,同時監管機構可以制定相應的政策,明確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參與碳市場的程序。

                    (作者為《財經》記者)


                    標簽:公司動態 財經
                    中郵消費金融調整利率!行業已經進入以量補價階段
                    ? 上一篇 2022-08-15
                    萊文科技2022年半年報:凈利潤同比下降80% 支付交易處理業務收入下降2億 隨時支付交易額下降576億
                    下一篇 ? 2022-08-15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近發布資訊
                    更多
                    被闺蜜的男朋友cao到跪地求饶